一颗糖
不可以吃的那种

【喻周】假如(上)(喻周群联文)

第一次和小伙伴玩联文emmmmmm真的很有趣阿~

一只老瓦罐:

喻周群第一次活动


 @这是一颗糖  @二十三号猫饼干  @映山岚


以及所有喻周群成员


————————————————————




喻文州睁开眼指望自己能够看到一个童年时期的周泽楷,因为他清晰地知道,自己身




处梦中。


很幸运,他看见了。周泽楷幼时就很腼腆,手里抱着一本书,乖乖巧巧的样子,一双




无辜的大眼睛盯着远方,好像在思考什么。


喻文州不自禁地向周泽楷走去,周泽楷站在那儿,仅仅是站在那儿,他便将千古风华




一网打尽,把无限河山妩媚壮丽拢入怀中。喻文州便单单望着蹙眉的他,便仿佛被撒




旦诱惑。


年方幼呢,喻文州轻叹一口气。长大了不知会因这花容殃几国鱼池。


周泽楷好像感应到什么,突然转头盯着喻文州看,过了一会认真的说出两个字“好看




”喻文州没能忍住,还是笑出了声,蹲下来轻轻揉了揉周泽楷毛茸茸的头。


我的人生没有什么起伏,没有什么大悲大喜,在你出现以前——年幼的小周,你知道




吗?喻文州凑到周泽楷的耳边唇齿轻动,却终还是没有出声。


周泽楷认真思考片刻“不知道”。


喻文州突然一愣“小周你怎么知道我想说什么”周泽楷呆滞了一会,还是三个字“不知道”


可是这句不知道并没有为喻文州所捕捉到,因为他们所处的这个书店骤然崩塌了!








喻文州突然醒来。


发现自己在一个后花园中,暮春三月,莺飞草长。


痒痒的是暖风拂面。


有枝梨花悄然惊艳了他。


他走去欲摘。


“不能摘,痛”有人上前阻止了他,喻文州回头一看,是周泽楷。


这是稍稍长大了一点的周泽楷。


眉眼里有说不出的风情万种。


喻文州知道这还是自己的梦境。


“好,不摘,那你亲我一下好不好?”


周泽楷一愣的 功夫,喻文州却已不动声色地将梨花折枝“送的是你啊,小周”


周泽楷反应过来涨红了脸,默默收下梨花,不愿让眼前的人看见自己害羞的样子,留给喻文州红通通的耳朵“谢谢”


“不!小周!”喻文州扑身过来,欲将周泽楷手中的花拍落。这时的他方才意识到刚刚周泽楷说的痛,是真的痛。


花在手中的一瞬有无形的线从五指间穿过,洞穿肌肉骨骼,在骨髓间游走。


一直穿到心脏尽头。


而为时晚矣。


周泽楷已经碰上了花。


已经将自己方才的警语忘却。


天空突然阴了下来。


周泽楷一脸莫名地望着喻文州。


喻文州低下头,看到自己被无形的线分割成了无数碎屑,伸出的指尖不知是要抓谁的衣角然而希望却破灭。


眼前突然一黑。








喻文州醒过来。


“今天晚上吃什么?”


等到喻文州回过神,他发现这是高中的宿舍,穿着校服的周泽楷正收拾着书包。


“肉丝炒饭还是小馄饨?”


喻文州冷静地应答。


仿佛他还是一个货真价实的高中生。


“吃粥吧, 不是很想吃”


周泽楷回头看喻文州。




腼腆的笑容,喻文州一个晃神。


“好,我们吃汤圆”


喻文州果然心脏。


周泽楷心里应当这样想着,可周泽楷只是眨眨眼,顺从地点了点头。


小周还是那么乖啊...喻文州心里想着穿好鞋,自然的牵起周泽楷的手,一起走出了宿




舍,而周泽楷盯着两个人牵着的手,红了脸“手...”


喻文州轻笑出声,却将手攥的更紧,好像怕周泽楷突然逃脱一样。




呵。喻文州听到周泽楷冷笑了一声,笑声嘲讽而冰冷,不由得感到吃惊。


直觉告诉他周泽楷这个反应不对——他连忙放开手,后退了几步,周泽楷缓缓抬起了




头,手蓦然变形,手背上满布泛着金属光泽的鳞片,指甲长得渗人。


喻文州定睛一看,却被周泽楷的脸吓了一跳。


哪里还是他的周泽楷?分明


是食蚁兽


!!!


有着周泽楷面容的它伸出溜长的舌,


却把头低下来向喻文州的面孔凑近。


温热的舌触到他的颊,喻文州知道自己的处境如何兵临城下


啊呜一下就可能拧断了他的脖子。


“小...周?”喻文州不动声色试探,大脑飞速运转,思考着所有在格外主动的“周泽楷”怀抱中可能脱身的方法。


周泽楷听了歪了歪头,“好吃的...”


周泽楷一步一步走过去,喻文州想着“被你吃掉啊...也不错吧。”


看着周泽楷一口咬向自己,突然睁眼醒了。


天花板....这里是医院。








他的身上的导管连着各种不知名仪器,喻文州深吸了一口气。


梦里发生的一切已经超出了他的想象范围。


现在...到底是梦还是现实?


跫音渐响,男护士低着头走近,是周泽楷。喻文州回顾自己三个梦境,一切都在他与




周泽楷间发生,一切以见到认出周泽楷为伊始。


自己恐怕又陷入一个梦中了吧,更深的梦中。


假如.....自己假装并没有认出呢?


“前辈....”周泽楷轻轻叫到,而喻文州盯着周泽楷看了一会“你是谁?”


“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喻文州继续。“对了你是什么座的?”


在口罩上方的晶亮眼睛瞬间变得残酷冷漠。


周泽楷推着工具车未发一言走开。


喻文州盯着清瘦的身影走远,心情像十二月的天山的冻顶。


朔风骤然呼啸。


装作兴欣的包子


这步棋走对了吗?


他不知道。


但假如这是梦中,他暂时性命却无忧。


假如这非梦中?


身边的仪器忽然响了起来,这声音尖锐刺耳,着实把喻文州吓了一跳。


喻文州撇头一看,高压93低压55,心率145,喻文州是不懂医的,但他也知道这并不




正常,或许按照电视剧里的戏码他紧接着就会休克,然后医生护士一股脑的跑来,准




备心肺复苏。


如果是这样就好了,喻文州心想,血压还在不断下降,可怕的是,喻文州感觉不到丝毫不适。


这样并没能改变他梦中必死的结局么?


喻文州忖度着拔出了周身的导管。还是有痛感的。


在这次死亡到来之前,他至少该做些什么。


走下床,喻文州移步到窗边。


病房在一楼,飘窗不算高,他向四周看了看,手撑着窗台,一个翻身,稳稳的着地,




低下身,躲进草丛里。


喻文州勾勾嘴角,自己看上去就像是罗伯特·兰登。


只可惜是随时可能晕厥栽倒砸伤花花草草的罗伯特,喻文州给自己优雅地吐了个槽。


不,兰登总是有二十四个小时,而我不知何时也许就会昏厥,休克,喻文州心想,我




可比不上在美国吃着牛肉长大的哈佛教授兰登,好吧,像个绅士一样,即使不知什么




时候会倒下,依旧需要无尽优雅。




亏得医院的绿化并没有胼手胝足的园丁给他不充足的时间添麻烦,喻文州穿到另一栋




楼中时手上已擎了一把锈蚀严重的大剪刀。


剪子还是很能唬人的。


周泽楷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喻文州的后面“剪刀,干什么?”


“嗯,就是想学学看怎么剪小周你的头发啊?”


周泽楷一愣


 喻文州突然出击,将周泽楷半举的右手的手指猛然后别,另一手切在右手肘关节。假




如有可能,他还是不希望他受伤,即使在梦里。


可是这个周泽楷一点都不听话


他见周泽楷矮下身子放松劲头之时周泽楷猛旋腰身,


居然好一个扫堂腿!旋转正把喻文州对他的束缚解开,喻文州不占上风了。


喻文州抓住周泽楷转身背对着他时抱住周泽楷,喘着粗气,“你也要欺负我这个手残




了吗?”


周泽楷“对。”


周泽楷嗫嚅着一般,却有粗糙的沙砾感的冰冷质物贴上了周泽楷的颈。


是剪刀。


喻文州半闭上了眼,手上的青筋绽出,不自觉地颤抖。


颈后有热血溅出该喷他一脸了,这具被他所透支着任然站在这里的身体也是时候该倒下了。


喻文州猜测,在这个连环式的梦中假如改变了周泽楷的动向,那便可以改变整个梦的动向。


而这个医院的梦中,他的剩余时间已经不多了。


只能将梦中的这个周泽楷杀死。


毕竟,这还是梦中的。


有撕裂的痛觉传来,也许是小周与他的感官同步了?


下一秒,周泽楷转过头来。


插在后颈的剪子………在…自己的后颈么…






下面迎接自己的是现实还是梦境的,喻文州也不知道,但他还是拼劲全力转身抱住了




周泽楷“不管怎么样,我爱你。”


有刺的玫瑰,也还是他爱的玫瑰。


像是怕之后再也见不到一个完整的周泽楷一样。






等等他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在这些梦中明明死的都是他——喻文州!!!


————————————————


喻周onlyQQ群:645463112


热烈欢迎加入

评论(6)
热度(22)
  1. 这是一颗糖开合哭笑 转载了此文字
    第一次和小伙伴玩联文emmmmmm真的很有趣阿~

© 这是一颗糖 | Powered by LOFTER